music543.com 首頁 music543.com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阿克達瑪島•聖十字教堂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music543.com 首頁 -> [davee]炸裂曼荼羅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avee



註冊時間: 2006-11-02
文章: 1505

發表發表於: 2004/10/22 05:18:11    文章主題: 阿克達瑪島•聖十字教堂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引言回覆




「沒有,其實這裡並沒有亞美尼亞王國,這只是一個亞美尼亞貴族蓋的城堡與教
堂而已。」約翰帶著禮貌反駁我,但口氣中帶了點慍氣,氣氛凝重了起來。馬修
只是在一旁靦腆地笑著,繼續欣賞著教堂外牆的亞美尼亞雕刻,沒打算加入我們
的討論。

島上只有我們三個人,這裡,是土耳其第一大湖 ─ 凡湖(Van Golu)中央的阿克
達瑪島 (Akdamar Adasi),約翰是土耳其人,馬修則是加拿大人,兩人是我在搭
乘小巴士來此的時候才認識的,馬修在一部電影中看到凡湖,深深為她的美麗所
吸引,於是請了長假來此遊覽。約翰則是馬修在加拿大唸書時的同學,被硬抓來
充當導遊兼土耳其語翻譯。而我,則專為阿克達瑪島上的亞美尼亞教堂而來。

我們抵達凡湖已經接近下午四點,碼頭旁已經沒有要前往島上的遊客了,我只好
自掏腰包付足了二十人份的渡船費(三千萬里拉,約台幣六百元),順便邀請約翰
與馬修結伴同行。

我與約翰爭論的源由,是在島上的亞美尼亞聖十字教堂前,馬修突然有感而發地
迸出一句:「這些建築是怎麼來的?誰建造這些建築的?這些人又到哪裡去了?
」此話一發,最有資格接話的,土生土長的土耳其人約翰沒應半句,好像什麼都
沒聽到一樣。

我看約翰完全沒反應,接了說:「亞美尼亞人建的,你看上面這些,這是亞美尼
亞文字。」我一面回答,一面指著教堂正門上方的幾排亞美尼亞文字說著。

「亞美尼亞?這裡以前住的是亞美尼亞人?那他們現在到哪去了?」馬修繼續追
問。

「這裡一千年前是亞美尼亞王國的領土,不過現在,亞美尼亞人已經在外高加索
獨立建國了。這裡的亞美尼亞人則在很久以前就被趕走了。」回答這段,我刻意
小心不用比較尖銳負面的字眼,以一個外人的身分談論在歷史上仍存有許多爭議
的事件,我必須,也理應如此。

然而不能否認的是,土耳其各地的亞美尼亞人在1915年被土耳其軍方與庫德族傭
兵驅趕到敘利亞沙漠,造成了二十世紀最慘絕人寰的悲劇之一,亞美尼亞人的死
亡數字在數十萬到一百五十萬,死亡的數字至今仍有爭議。

土耳其官方的說法是,當時安納托利亞東部發生嚴重的叛亂,亞美尼亞人在俄國
的協助支援下發起軍事行動,攻佔了凡城及部分東部城市,造成許多土耳其人的
死亡。土耳其軍方為了「將亞美尼亞人遷徙到比較安全的地方」,於是將亞美尼
亞人集中疏散到敘利亞沙漠。但是由於遷徙過程手段的粗糙,以及新雇用的一部
分不肖軍官滅絕人性的行為,於是造成了大量亞美尼亞人不幸死亡的悲劇。

亞美尼亞當然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說法,他們堅稱,這是二十世紀第一起有計畫的
大規模屠殺行動,早於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而兇手,正是土耳其官方。一
直到今天,雙方仍各執其詞,不願讓步,亞美尼亞痛責土耳其不肯面對、承認歷
史的錯誤;土耳其則認為亞美尼亞誇大事實,想把顎圖曼帝國時期部分軍官犯下
的錯誤轉嫁給今日的土耳其人。甚至擔心亞美尼亞會進一步在領土與賠償上作出
要求。


**********************************************************************

讓我們回到事件發生的1915年 ─ 顎圖曼土耳其帝國壽終正寢的倒數第八年,也
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第二年,被歐洲強權稱為「歐洲病夫」的顎圖曼土耳其
帝國在過去半個世紀可說是一敗塗地,以喪權辱國的條約數量與失去的領土來說
,她絕對遠遠勝過歐亞大陸另一端的「東亞病夫」─大清帝國。

1878年,波士尼亞成為奧匈帝國保護國,塞普勒斯落入英國之手,羅馬尼亞、塞
爾維亞的獨立被歐洲各國承認;1896年,克里特島與希臘合併;1908年保加利亞
正式宣布獨立;1911年,義大利併吞利比亞;1912年,顎圖曼在第一次巴爾幹戰
爭中戰敗,割讓馬其頓,同年阿爾巴尼亞獨立。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埃及正式終止對顎圖曼的稱臣,完全成為英國的禁
孿。浪漫的考古學家兼英國情報員─阿拉伯的勞倫斯則活躍於開羅與美索不達米
亞一帶,鼓動支持阿拉伯民族反抗土耳其人的獨立運動;1915年,英國率領旗下
的殖民地軍團─ANZAC(澳大利亞、紐西蘭 ),以數十萬大軍進逼達達尼爾海峽的
加里波里,準備一舉打通從地中海通往黑海的水路,直接威脅首都伊斯坦堡。而
俄國則以協助亞美尼亞人獨立建國為誘因,在安納托利亞東部聯合亞美尼亞人,
攻陷了土耳其東部的重鎮爾祖倫、凡城。

1915年,顎圖曼帝國飽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選錯邊的痛苦代價,她像是一頭臨死
待宰的肥羊,每個鄰國強權都對她虎視眈眈,準備在這個歐洲病夫壽終正寢的那
一刻衝上來分一杯羹。

正出於亡國滅種的恐懼心態,使得土耳其軍方作出了最方便與草菅人命的決定─
把所有亞美尼亞人從東安納托利亞遷出,以避免他們與俄軍繼續合作。而這是對
四面楚歌的顎圖曼帝國減輕東部壓力最方便的做法。於是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
亞美尼亞人在這次的流放過程中罹難。由於大戰爆發,許多新招募而來的庫德族
傭兵素質不良,恣意殘殺亞美尼亞人,並劫奪他們身上的財物。也有的軍官因痛
恨亞美尼亞人勾結俄國,殺害東部的土耳其人,於是把憤怒出在無辜的亞美尼亞
平民百姓身上,造成了更嚴重的死傷。

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傷痛歷史,但是每個民族往往都只看到自己的歷史傷痕,而
看不到別人的。更糟的是,每個民族都以自身受到的創痛來自我催眠,去合理化
自己霸道的行為,再創造出新的歷史傷痛。土耳其如此,亞美尼亞又何嘗不然?
1915年,亞美尼亞人在安納托利亞的遭遇是一件歷史悲劇。亞美尼亞人期待建立
自己的國家,希望不再被異族統治,這點絕對令人同情,但是就以我現在所在的
凡城一帶來講,今天又有誰記得,有誰在乎在亞美尼亞王國統治這裡之前,這裡
曾經是烏拉圖帝國(Urartu)的首都?

猶有甚之,1990年代亞美尼亞以軍事力量在亞塞拜然的卡拉巴克省(註一)所進行
的種族清洗,難道就不是上百萬亞塞拜然難民的歷史傷痛?

哪個民族沒有自己的傷痛?就說今日的波蘭,她在十八世紀被俄國的凱薩琳大帝
聯同普魯士、哈布斯堡帝國三度瓜分而亡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又在德、蘇瓜分下
再嚐亡國的命運,今天的波蘭人,反覆歌誦著1823年愛國詩人密茨凱維奇 (Adam
Mickiewicz, 1798-1855)在華沙公演的《祭祖節前夕》(Dziady),然而俄羅斯史
家用來激發俄羅斯民族危機意識的,卻是西元1610年波蘭攻陷莫斯科,波蘭國王
戴上俄國沙皇王冠,並試圖消滅東正教的痛苦回憶。而德國歷史教科書更是念念
不忘西元1466年,波蘭併吞西普魯士,將東普魯士納為附庸國的恥辱,這個歷史
事件被德國史家稱為「普魯士的瓜分」,而念茲在茲。

每個民族,都只看到自己的恐懼與傷痛,但不懂得反省自己帶給其他民族的災難
。這種自私的本位主義不斷輪迴,並藉由冥頑不靈的單一標籤化仇恨全體的「他
們」,好激勵、安慰「我們」,直到下一場歷史悲劇重演。

**********************************************************************


我沒有和約翰繼續就「這裡是否存在過亞美尼亞王國」繼續爭論下去,而是把話
題轉到了Mercan Dede 不久前以本名發行的新專輯,然後一起取笑了這張新專輯
的失敗,未幾,一場滂沱大雨轟然下了起來,三個落難遊客飛也似地往下坡逃竄
,躲進了那座引發爭論的教堂。

今天,這座傾頹荒廢,擁有上千年歷史的亞美尼亞聖十字教堂成了一個台灣人,
一個土耳其人,和一個加拿大人避雨的護蔭所。

雨停雲散,凡湖再度展現其魔幻般的華麗,遠方湖面的光霰挾著晚陽的餘威,刺
眼地讓人無法逼視。我們陪同船伕巡視島內,確定沒有遺留在島上的旅客,才坐
上了末班的返船。

回到凡湖岸,約翰與馬修回請了我一瓶土耳其著名的Efes啤酒,三人在湖岸邊的
涼亭閒聊,約翰與馬修也順便陪我等開回格瓦世(Gevas) 的小巴士。然而一個小
時過去,仍遲遲不見巴士的蹤影,時近下午七點半 (盛夏的土耳其,晚間九點才
太陽下山 ),情勢似乎有些不妙,所幸這時候來了一車土耳其教師觀光團,約翰
幫我向司機說情,才讓我搭上了這趟順風車,直接回到凡城。

在車上,我被一群土耳其老師們當作貴賓款待,他們善良熱忱的笑容,親切的擁
抱問候,與談到庫德族時自信滿滿卻又帶點疑懼的眼神,讓我想起兩天前在伊朗
邊境小巴士遇到的庫德族朋友Mehmet。

Mehmet是住在爾德日(Igdir) 的庫德族工人,我們的語言幾乎完全不通,有八成
的溝通靠比手畫腳進行,他在休息站熱情地請我喝土耳其茶,帶我遊覽可愛的爾
德日小鎮,幫我與亞美尼亞邊境的土耳其駐軍檢查哨交涉。然而小巴士一離開檢
查哨,他與整車滿滿的庫德族乘客立刻眾聲喧嘩,坐在我前方的老先生把自己的
身分證拿出來,吐了一口口水,說道:「土耳其人,NO!庫德人,YES!」 小巴
士的庫德族駕駛則把剛剛收起來的Sivan Perwer卡帶拿出來 (收起來是為了避免
檢查哨刁難),播到最大聲,整車的庫德族乘客就這麼唱和了起來。

我之所以極度尊敬Sivan Perwer,不僅是他唱出了庫德族人受壓迫的心聲,而是
他異於不入流的民粹政客,為他的同胞指引了一種超脫種族仇恨的思維方向:「
我們不應該仇視土耳其人,他們也一樣遭受土耳其統治者所壓榨,土耳其的朋友
們應該為這些統治者感到羞恥。」然而,我現在見到的卻不是這樣,對於一個素
昧平生的台灣人展示出極大熱情與善意的庫德族人,一旦面對土耳其人,立刻轉
變成極端的憤恨與不信任。

土耳其在申請加入歐盟的壓力下,已經大幅改善了對庫德族的統治政策,在庫德
族人得到更公平的對待前,我們對於他們只能給予最大的祝福,但是在巴斯喀爾
(Baskale) 被庫德族屠殺驅離的景教徒與亞述人,又有誰能寄予他們最低限度的
同情?

每個民族,終究只看得到自己的歷史傷痛。但我會記得,這一路上不論是庫德族
人、土耳其人,還是亞美尼亞人,對於一個來自遠方不知名國度的朋友,都不求
回報地付出了最大的善意與熱情。或許幾十年後,我們會看到安納托利亞高原上
一頁嶄新的民族誌,但在翻到那一頁之前,我們只能等待。



註一:

亞塞拜然的卡拉巴克省,原為亞塞拜然西南部的內陸省,其中亞美尼亞人佔多數
。該省在亞美尼亞軍方的協助下,驅離了省內所有的亞塞拜然人,並於1991年宣
布獨立為納哥諾─卡拉巴克共和國 (Nagorno-Karabakh Republic),但被世界各
國拒絕承認。世界各國拒絕承認的原因,除了亞美尼亞粗暴的種族清洗手腕,另
一個重要原因是,沒人想得罪在堮擁有大量石油、天然氣資源的亞塞拜然。

由於卡拉巴克四面被亞塞拜然實施邊界封鎖,全國對外陸路交通只有一條高速公
路直通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Yerevan)。亞美尼亞現任民選總統Robert Kocharyan
便是納哥諾─卡拉巴克共和國宣布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統。被廣泛視為亞美尼亞的
民族英雄。他在1997年第一次參加亞美尼亞總統大選的前一個月,才正式領到亞
美尼亞的身分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nother



註冊時間: 2006-11-02
文章: 233

發表發表於: 2004/10/22 09:44:29    文章主題: Re: 阿克達瑪島•聖十字教堂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引言回覆


  這一系列文章真好,我每集都看。有沒有出書的打算?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avee



註冊時間: 2006-11-02
文章: 1505

發表發表於: 2004/10/24 23:25:04    文章主題: Re: 阿克達瑪島•聖十字教堂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引言回覆


another 寫到:
  這一系列文章真好,我每集都看。有沒有出書的打算?


沒,不需要啊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music543.com 首頁 -> [davee]炸裂曼荼羅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