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543.com 首頁 music543.com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崔健《光凍》:你一定要等我把南牆撞透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music543.com 首頁 -> [CuiJian]崔健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montell



註冊時間: 2006-11-02
文章: 2235

發表發表於: 2016/01/16 09:40:42    文章主題: 崔健《光凍》:你一定要等我把南牆撞透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引言回覆

http://ent.sina.com.cn/y/yneidi/2016-01-14/doc-ifxnqriy2854181.shtml
2016年01月14日 15:01

  十年零九個月後,崔健的新專輯《光凍》終於問世,在人們的驚訝和狐疑中,這是又一次長征。

  一個人在他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應該有至少一次的告白。崔健對自己的要求是極度苛刻的,這種苛刻讓他忽略了每一個時代對他的懲罰和餽贈,兀自的奔突在一個人的沙場。二十七歲時,他用《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告白;三十歲之前,他用《解決》告白;三十五歲之前,他用《紅旗下的蛋》告白;四十歲之前,他用《無能的力量》告白;四十五歲之前,他用《給你一點顏色》告白;五十五歲之前,他用《光凍》告白。從1989年到2015年,二十六年六張創作專輯,崔健發表專輯的速度是節制的。

  在節制的背後,是控制。

  控制,並非完全是一個貶義詞。在控制者可以任意擺弄、操縱的年代,一個人的忍耐和思考對他大腦與身體的訓練其實也是一種良性的控制。對於一位音樂家來說,創作也是一種控制,他要有條不紊的把他的質疑、憤怒、焦慮、抗議和決鬥演變為一首首歌,當他最後實在控制不住的時候,歌聲就如飛出籠的鳥兒一般,得以告白,得以自由。從2005到2015是高大上的十年,崔健用一張新專輯告白了他整整十年來的困惑。十年九首歌,這是一次艱辛的孕育與奮戰。在這九首歌的後面,見證了多少時代的表演,或者一成不變。在這十年裡,中國搖滾樂已經經歷了又一輪的新陳代謝。說今天是百花齊放也好,萬念俱灰也好,在搖滾樂經濟火爆如股票的當下,人們睜大了被刺痛紅腫的眼睛,依然在尋找一些真實的吶喊。三十年前,崔健發出了中國搖滾樂的第一聲吶喊;三十年後,吶喊已經被傾訴和鶯歌燕舞所替代,五十開外的崔健依然決定用吶喊替代歌唱。

  歌舞昇平的時代,吶喊也是為了給你一點顏色。

  從顏色上看,在崔健過去五張專輯的封面上,紅色都佔據了很大的比重。而意外的是,黑白膠片般的《光凍》封面上沒有一絲紅色。紅色,對於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一種敏感色。崔健絕非一位抽象派音樂詩人,紅色曾經刺痛了他的心臟,他要把這種刺痛如實的印在他的作品上。從聽覺上看,《光凍》是一氣呵成的,九首歌有七首時間都在五分鐘以上,它們充滿著北方的凜冽,這九首歌讓《光凍》彷彿化作了一隻九頭鳥,在那神話般的吟唱裡,這只九頭鳥在練習著自由的刺穿。

  《光凍》的旋律和語言依然是崔健式的。崔健是第一代被搖滾樂改變了人生的中國青年,他掌握得越多,被控制得也越多。在他發表過的那五十多首歌裡,每一首都是他在困境裡思考並決鬥的一個結果。同名歌曲《光凍》被放在專輯的第一首,在意象上和其他八首作品有著明顯的差別,它刻畫了一個掙扎的做夢者的形象,它的音樂結構也是讓人耳目一新的,清晰的段落、整齊的合唱讓歌曲充滿了一種凝重,女聲靈歌的背景合音延伸了光凍的外部空間。它的歌詞帶著抽象色彩,令人深思。「時間過得太久 溫度太低 我已經是奄奄一息 睜開了雙眼 睜開雙眼 你來到光的裡面 閉上雙眼 閉上了雙眼 這就是冰的裡面 睜開雙眼 睜開雙眼 你來到了我的身邊 閉上雙眼 閉上了雙眼 融化我在這冰的裡面 今天夜裡 你會帶我走出 冰凍多年的夢裡」。

  光凍,是比冰凍更嚴酷的一種狀態,它讓逃脫的慾望更加迫切。

  在《死不回頭》裡,他唱道,「我站在浪尖風口 南牆碰了我的頭 我挺著身體背著手 風你可以斬我的首 誰讓我撞上了牆口 聞到了腐朽的臭 牆外到底是什麼 等我把南牆撞透」。這是再立體不過的一個中國人的身體標本,在腐臭的嚴密封閉空間裡,一個人「挺著身體背著手」,昂首闊步的一次次向南牆撞去,撞出一點顏色,撞出一陣風兒,撞出一絲空氣。當越來越多的人像他一樣,那麼這堵腐臭的南牆終有一天終將撞破、撞透。

  在三十年的練習中,崔健越來越清楚的認知到節奏的關鍵性,這不光包括音樂的節奏,更需要思考的節奏。他就像一位科研工作者一樣,把節奏琢磨了個透。在崔健的作品裡,我們很難發現一首軟綿綿的貢品,那是節奏在作品後面支撐的結果。他把節奏當做了一件必備的盤纏,甚至是自衛武器。這種暢快淋漓的節奏咆哮,肆意穿越在他的歌曲裡。《滾動的蛋》結構穩固,同時不失彈性,它不但天生了一種活潑的意象,更讓人難忘的是它融會貫通的節奏感。在歌曲的前半段本來披裹著一件布魯斯的草衣,但隨著音樂的推進,歌者的草衣脫落了,節奏的狂歡排山倒海的洶湧而來。崔健似乎像一個在深山老林裡講故事的老漢一樣,他表情豐富的演唱充滿著一種戲劇感,這種亢奮的戲劇感和歌曲本身的節奏感彷彿一對搏命冤家,死死的咬在了一起。崔健的歌詞定格了這樣的一個時代場景:一個人艱難的向前走著,他不信這輩子都是這該死的陰霾天,大雨過後,大地更軟。前方即使有難,我也要做個滾動的蛋。「太陽照著烏云像是一塊壁毯 使我的身體感到了溫暖 路邊的花兒看起來真的新鮮 嘿 他們似乎在哭他們似乎在喊 鮮花的下面是干枯的樹桿 組成了心和屁股的圖案 突然他們倒下擋住了我的路 嘿 我不能夠停止 因為我是個滾動的蛋」。

  在崔健的歌曲裡,經常閃現著這樣一個獨行者的形象:他有時捲起褲腿,有時蒙一塊紅布,他可以在被矇騙傷害後仍懷著希望繼續迎著風向前,他不但是一個委屈但敏感的反抗者,他還是這個時代演變過程裡一個長著藍色骨頭的見證者,他心甘情願的做一個滾動的蛋,發誓有一天擁抱藍天。

  而對於絕大部分中國人來說,對節奏的認知度遠遠低於對旋律的偏愛。崔健在80年代的作品得到大幅度的傳唱,和他歌曲的旋律性有著直接關係。儘管崔健從來不屑於主動的去製造迎合大眾審美標準的中國好旋律,但他骨子裡的革命浪漫色彩,讓他在後來的創作中依然保持著優美的旋律。《金色早晨》飛過烏云密佈的窘境,回到了那個閃光的80年代,它的旋律讓我一下子想起了《花房姑娘》,它們就像隔著遙遠時空對視的一雙孿生姐妹,她們濕潤的眼神令人動容。

  與節奏、旋律相比,崔健音樂表情中讓人更深刻的還是他的演唱,與其說是歌唱,不如說那是一台冷酷的語言粉碎機,在這粗暴的歌聲裡,文字與語言本身的美感已蕩然無存,它們變成了一種咒詛、一種誓言、一片幻景。當一個令人窒息的麻袋突然被不小心撕開了一個口子後,你會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從1986年的《一無所有》,到2015年的《死不回頭》,時代的幕布一次次更換,但崔健的表情依然堅毅。在這越來越堅毅的歌聲裡,你不得不揣摩它們生成的原因,以及它們背後那些發生過的故事。現在沒有人再會用這樣的音調來演唱了,崔健就像一個光桿司令,你也許會覺得那是一種刻意的渲染,這是一種主動的孤立。崔健並不在意人們是否能聽清楚他在唱什麼,他只執意按照他自己的直覺去表達。這種單方面的『快感』給聽者造成了一種障礙,有時候你即使對著歌詞,也會發覺和演唱對不上號。

  在《光凍》裡,崔健的表達還是充滿了他強烈的個人色彩,他三十年如一日的以第一人稱的口吻講述著一個個故事,這裡面有不少是主題相同的,他只不過換了一些表達的角度和場景。一成不變的生存處境,讓他長期處於一種思索的圍困中,宿命感和使命感像兩把鞭子,一刻不停的在他身後抽打,令他不敢一絲大意、一刻放鬆。這種急促讓他很難從多年來第一主角的主場中撤退下來,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觀察這個世界更多的突變。

  在這個時代空空如也的巢穴裡,他像個瘋子一般奔跑、狠狠撞擊。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一口老井,每個人靈魂的度數都是不一樣的。在靈魂的井裡,沉注的是清流還是渾水,都是秘密。崔健走在了一條孤絕之路,他的青春期越過了他的年齡,他的音量越過了他的身體,搏命追擊。而他寧願在這樣的時代,做一個清醒的自省者、反抗者,那至少是一個自由滾動的蛋。邱大立/文
(責編:阿菲)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music543.com 首頁 -> [CuiJian]崔健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